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弟弟,姐想吃你的精液


弟弟,姐想吃你的精液



时间刚到晚上 11 点,咏的手机闹钟準时响起。
他立马从被窝中爬出来,其实,他一直都没有睡。
他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家里已经漆黑一片。确认家人都已经睡了,他才大着胆子来到浴室。
在浴室不起眼的一角,咏快速地拆下一组针孔摄像设备,今天晚上,他就是靠着这套设备,用自己的平板电脑遥控,完成了计划已久的盗摄。
他小心地走出浴室,尽量不发出半点声音,为保安全,他还把盗摄设备放在了衣服中,虽然会有点鼓鼓的,不过夜里乌灯黑火,只要不被靠得太近,应该就不会被发现。
家里依然一片漆黑,他快速地走回自己房间,把盗摄设备快速地塞进书架里精心準备的一个书盒中。
他终于觉得松了一口气。
看看手机,时间才到 11 点 05 分。5 分钟的行动,咏觉得像过了一小时那幺长。
成功的喜悦让咏分外兴奋,他决定再次检视自己的成果。
平板电脑的背光在黑夜中显得有点刺眼,但咏并不在意。他很快地久找到了自己要找的 app。大约三个小时前,他就是借助这个 app,通过家里的 Wi-Fi,遥控刚刚回收回来的盗摄设备,录下了自己想要的那段视频。
此刻他从 app 中把那段视频再次点开……
这视频,是他亲姐姐沐浴的视频。
咏有一个姐姐,比他大三岁,名字的读音和他一样,只是字不同,叫泳。
咏在小时候就和姐姐一起长大,两人在初中前两年甚至还同住一个房间,直到搬家后,两人才分房居住。
咏对姐姐身体的欷歔,是从高二的时候开始的。
那次他们家里新买了车,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去泡温泉。那一天,姐姐那裹在泳衣底下的曼妙身姿,让他大脑充血。
那天之后,咏便经常地回想起与姐姐泡温泉的一幕幕,还有小时候他们一起洗澡,彼此好奇彼此的下身,差点玩上「大人的游戏」的种种片段。
到高三的时候,咏就开始不可抑制地幻想着姐姐的裸体,一次又一次地撸出自己的阳精。
到最近,他终于是忍无可忍,走出了今天的这一步。
「感谢万能的淘 X。」咏一边感恩,一边继续观赏着自己的视频。
此刻的视频画面中,她姐姐已经脱得一丝不挂。白皙的皮肤在日光灯下显得吹弹可破,平时罩在衣服下都大得让人有点窒息的一对豪乳正随着每一个动作摇晃。
她并没有发觉摄像头的存在,很快就开始了沐浴。
花洒的水流在她的身上,让她的整个身段更显立体,沐浴露打起的丰富泡沫,让她完全裸露的身体被重新遮盖,却更显性感。
咏的呼吸都急促了,如果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亲姐,可能自己即使犯法,也要把她压在身下蹂躏一番吧。
他一边想着,左手已伸到自己的裤裆里。此刻的小兄弟膨胀得前所未有的雄伟,而且滚烫滚烫的,甚至都有点烫手。
视频继续播放,姐姐很快就把身体洗了个干凈,然后,咏一直期待的一幕开始了。
画面中,咏的姐姐擦干了身子,但并没急于穿衣,而是开始温柔地开始搓揉自己的乳房。这段画面在盗摄进行的时候咏就看到了,当时他是即惊讶又开心。此刻重看,他依然激动难抑。
随着视频里姐姐自我安慰得越发激励,咏那在裤裆中握着小兄弟的手也开始有节奏地套弄起来。
「啊~~啊~~~~」咏重重地喘息着。看着盗摄的视频,看着视频中姐姐真真实实的自慰来撸管,给咏带来了与之前仅靠假想来侵犯姐姐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此刻,他恍惚真的已插进了自己亲姐的身体内,要和她一起高潮。
咏是那样的投入,投入得房间里多了个人都没发觉。他继续投入地在套弄,节奏越来越快,甚至都快要射了。
正在他快要到达最高点的一剎那,他突然闻到身旁飘来一股熟悉的洗发水香。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他还是瞄了一眼。
不瞄不要紧,这一秒,他那原本就要喷发的小兄弟几乎马上就软了下来————不知什幺时候,他意淫的对象,那个已经在视频里高潮完毕正在穿衣的姐姐走进了他的房间,而现在,她就站在咏的旁边,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咏。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都没有说话。
沉默良久,咏才结巴着挤出一句话「姐……你……怎幺进来了?」
「刚起来準备上厕所就发现你神神秘秘地从厕所出来,所以我方便完就过来关心一下我弟弟到底在干什幺,没想到啊~~~」
「姐我知错了!我……我……」咏紧张地道歉,看样子都快哭出来了。
「是啊。你错得很离谱你知不知道?你看盗摄都知道姐想要了,居然就这幺自己躲在房间里看着视频撸也不来找姐。」
咏开始以为会被姐姐狠狠责备,但看姐的口气,似乎并没那个意思,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姐姐也不等他回答,自顾自地就继续下去。
「你知道吗?姐两个月前失恋了。现在只能晚上靠自己满足自己。」说着,她居然就伸手去捉住了咏的阴茎「都长成这样了都不让姐姐用用,你这弟弟啊!」
说罢,姐也不等咏反应,直接就把已经有点软的阴茎含到了嘴里。
「姐,这样,不好吧。」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局面,咏是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有什幺不好的?你忘记小时后我们两姐弟怎幺玩的吗?你在姐下面蹭蹭得还少?还是姐玩你的小鸡鸡玩得不够令你印象深刻哦?」
看见咏的阴茎在自己的刺激再度坚硬起来,姐姐做出了让咏更为惊喜的事————她麻利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一把就跨坐了上去。
自己的阴茎就这幺完全陷入了姐姐的身体内,而且姐姐就这幺开始摇动起来了。咏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幺了。
所幸他很快就得到了指点。
「你别傻躺着享受啊,快动动让姐姐我也舒服舒服。」
得到明确的指示,咏开始挺动腰身,在他亲姐姐的身体里抽插起来。
他姐不知什幺时候已不是处女了,而他自己,早在初中毕业前就成功摘掉了处男这顶帽子。这三年来,他断断续续地拍拖,和其中的一两个女朋友做爱,也算是在床事上有了不少心得。
此刻他已经不理到底是什幺情况了,既然已经插到了姐姐的体内,他就倾尽全力要让姐姐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姐姐显然没想到咏的功夫还不错,当她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有点欲仙欲死了。
咏那长度适中但粗大坚硬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以极其微妙的节奏进出,每一次的移动都似乎能让她的所有神经末梢受到刺激,然明显地,咏在刻意地调整着抽插的角度,让自己的龟头能够在每一次的抽送中都与阴道的 G 点摩擦,让没一下的感觉都妙到极点。
姐姐就这幺被自己的弟弟操出了一次高潮!前所未有的剧烈高潮!!
她连忙用仅余的意识死死抱住咏,她的身体还在高潮的热浪中犹如触电一般地颤抖,她不敢让咏再去刺激自己,她害怕自己会在激烈的快感之中昏死过去。
他们姐弟就这幺抱着。咏能深切地感觉到姐姐的一对巨乳死死地压在自己胸膛之上,能敏锐地捕捉到来自姐姐阴道的每一次快感的跳动。他意识到,自己或许做得不错。
良久,姐姐才从高潮的沖击中恢复过来,但他没有立刻放开咏,而是给咏下达了一道指令:
「姐姐今天危险期,你等会要是不行了就告诉我,我要用嘴巴把你的阳精全吸走。」
对于姐姐的这个要求,咏最开始还有点惊讶,但当他回想到今晚发生的事情时,他似乎觉得又没有什幺好惊讶了。于是他答应下来,重新开始了对自己亲姐的身体的征讨。
这次,他把姐姐压在了身下,采用了传教士的体位。
那是他最熟练也最自信的体位。在这个体位下,他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给对方以最大的刺激。
那的确是很大的刺激。
大得他姐姐居然很快地又被连续操出了两次高潮。而咏,可能由于开始正事前那几乎到顶的的自慰,直到姐姐第三次高潮后,他才开始感觉自己有那幺一点点要射精的欲望。
于是他把姐姐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让自己最大限度地深入到姐姐的体内,然后身体几乎平衡地趴在了姐姐身上,他全力沖刺,每一下都直刺花芯。
姐姐本身还在克制自己的喘息,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后,明显她的意志已经不管用了。在这最后的沖刺阶段,她居然慢慢呻吟出声来。
而还有意思清醒的咏马上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嘴。他可不愿意把父母吵醒过来。
两人的状况都渐入佳境,但还是姐姐的第四次高潮来得更快,她全身紧绷,再一次把咏死死地抱住,但却由于体位的原因,她阴道的蠕动却为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超强刺激。
每一下的刺激都几乎让咏要射出来,他只能不断地深呼吸,刻意地让自己胡思乱想,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射出来。
他的克制几乎到达边缘,幸好这时姐姐的高潮也已过去,随着她身体的放松,咏飞速地把阴茎从阴道里抽出,然后马上塞进了姐姐口中。
碰到姐姐舌头的那一刻他就射了,他能感觉到自己射得很有力,射得很多,仿佛要把身体里的全部精液都倒空。
而姐姐的回应则是忘情的吸吮,就像用吸管喝酸奶一样,她忘情的用力吸着,把每一滴溢出的阳精都尽数吸到自己肚子里。
……………………
他们都恢复过来的时候,时钟已经走到了凌晨的一点了。
姐姐在离开咏的房间前,一如小时候为自己的弟弟盖了盖被子,虽然他弟弟还并没有睡着。
然后她就走去了门口,什幺话都没说。
之后的几天,咏心里一直觉得有点空空落落的,他也说不出是怎幺一回事,只是觉得像是做了一个梦,自己都不能确定那一晚的事情是否真的发生过了。而姐姐,真的就像什幺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如往常。
然而咏最终还是确定那一晚不是梦境,因为在之后的那个周末,当爸妈外出去了参加朋友的婚宴时,他的亲姐姐,在晚饭后就赤身裸体地走到他的房间,邀请他去洗热水澡。
「弟弟,姐姐又想吃你的精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