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制服诱惑  »   和大嫂那点事


和大嫂那点事



大嫂,我爱你!

          大嫂是老婆的大嫂。我和老婆是同一地方的人,可是老婆在外地工作。我家农村孩子,平日里,老婆的家就是我的家了。岳母娘有一对晃悠晃悠的大奶子。奶水一定很足,养了三男一女。那个女的,就是配给我日的有屄女了。如此,教我怎么不感激岳母娘?
        其实我已经完全融入了她家的生活,她家里的人对我实在太好。岳母娘高高大大。夏天一件真空背心,乳房约隐约现。岳母年轻时候,那肯定是迷死货女人。我们这个地方的习俗,年纪大的女人穿衣方面不太约束自己,上街真空的多的是,更何况在自己家里。岳母娘文化不高,但粗俗文化讲得一套一套的。经常来点本地经典,让你莫为不服。但也有坏处,有时不点名不点姓,就直接帮你损了一回。明白过来才知道这女人骂点极高。她对我这个女婿仔可好了。那就是她一个棒到手里怕化了。有时头发蒙的时候,竟想着这个岳母娘何许可上(可干)。清醒的时候,我才襟若寒蝉。我这想法太可怕了。人家对女婿仔好,那是爱屋及乌好不好?何况有三个儿子,你日他娘,不怕他把你锤成浆才怪。何况还是老婆的娘呢。所以想是想,却是空想。
        在这种落寞时分,有个人出现了。大嫂!她大嫂,或者准确说我老婆未来的大嫂。大嫂,是这个岳母娘看上的女人。有一次岳母娘上街买衣服,发现了这个以后叫大嫂的女人。这个女人,漂亮,胸大,嘴甜。不知怎么的,竟把岳母娘迷住了。胸大有什么好处,多子多福啊。这是老人的角度。但大嫂领回家,第一个被迷住的,是我了。我是个胸控。故事就这么神奇。大哥也是在异地工作的。这个大嫂家也在农村。如此,大嫂便也在岳母家搭火了。
        她很跳皮,说大嫂就是大扫除的大扫,所以我天天帮你家里扫地。我说,是你家里,你是媳妇,是主人,我是女婿我是客。不管怎么样,自从”大扫“开始长期在家里吃饭,我感到生活都充满阳光了。她吃菜的口味和我一样,喜欢辣,我们就天天搞点小花样,辣得自己不是人形。岳母娘自己就被她哄得心里酥软酥软的。那时,我们吃完搞干净卫生,陪岳母打两圈麻将,“大扫”就使眼色,叫我辙。我也知趣。我不象大嫂有那么多玩法,我陪他们多打两盘麻将是没有问题,反正到街上没事看女人也是看,岳母也有风姿,也可以看的。但大扫要走,我自然要配合着。我的借口好找,我就说单位开会什么的,都行。男人嘛,事多,好理解。大嫂要自己找借口,岳母娘就背地里骂人的。这个骚婊子是不是又寻汉去了!当然从不当面讲,我背后自然是另得最多。心里直为大嫂抱不平。
    女人为什么就该守妇道,我看,岳母娘把她圈在家里吃饭,就有监管的味道。偏偏“大扫”天生活跃,各种活动交友多得很。岳母虽然不快,但还是不敢拿她怎么样,毕竟是没过门的媳妇,又是她自己看上的。于是我们还是吃完饭一会儿,就双双离去。不明就里的人看来,我们就是一对儿。大扫跳皮,走在路上还拉一下我的手。说,”我们为什么不是一对?“
      我感到这一拉,如电流一般过手。我那时是一个非常腼腆的男孩。女人的手具有非常强的电击力。这一拉,心口扑扑跳。回去一个人睡着,就慢慢回味。突然我就好想抓起她的丰乳(是大乳!!)占有她。当然只是想。但只要想了,就一定是入了她的蛊了。因为她是何等诱人的一等一的美女啊。
      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心里似乎只有大扫,连周日放假也懒得去和已婚妻云雨了。“大扫”事多。是真的事多。她摆摊经常需要去外地进货的。那时火车那个挤,你懂的。“大扫”的未婚夫,才懒得理这些事。大扫就鼓动我去。我哪经得起鼓动,悄悄地跟她去。那时搞这行的,都是偷火车坐的。一下火车就往两边跑。脱票成功就哈哈大笑。其实我们很开心,虽然我们偷火车坐的样子很难看。脸上流的汗,把脸划花。然后我们笑的样子就更滑稽了。有票都难找到坐位,我们没票就更加了。经常在过道上,她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我看着她,鼻子就有点酸,多好的女人。我要能一直和她在一起就好了。
      老婆是在我最想日屄的青春年少时分,误打误闯粘上的。日屄之后,才发现其实老婆和我有着很远的距离。那种心的距离,就远没有“大扫”这么帖心了。偏偏老婆也是个守旧的人,第一次给了谁,终身就是谁了。我也不知道如何对待这种关系。那时我还很年轻。
      命运弄人。
      她似乎听到了我的心音似的,抓我的手更紧了。长头发弄得我颈子发痒。
      “我们为什么不是一对?”这看似不过是一句随随便便的话。似是发自肺腑。
      我家“大扫”事多,还是真的多。
      她哥在监狱。她家里人都不想管他了,“大扫”却不放弃。每隔最多两月,必去一趟送菜送东西。在正事上,岳母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准备她大哥的东西的事,总是一手操办。然后小不了叮嘱我和大扫两人一起去,免得被人欺负。所以,我和大扫去看她哥,更是我们的好机会。这个理由我老婆也认可。大家都是正正规规的人,从没想到有不正正规的事。
      但是“大扫”,我们还是有点小看她了。她的鬼点子不是一般的多。只要“大扫”一去监狱,管教干部就个个喜逐言开。会喊她哥一起出来吃一餐。等她哥回监狱,大扫就会附在耳朵上跟我说,我去给管教干部送点礼,你先回招待所休息。
    她一般会在管教干部那呆上一两小时才回去。
    我当时很纯洁,一点不“醒水”。后来想来,为何管教干部对她如此好?而且我们也从没买什么东西送。原来她把自己当礼品送过去了。送了礼,自是不一样,哥哥在牢里还当上了小牢头。不用做苦工,只要监管一下就可以了。坐15年的牢,因“立功”太多,七年半就放出来了。这是后话。
    却说,这天她从管教那儿出来,也才晚上九点多钟。那天天黑漆漆地,就打雷了。劳改农场,自是非常偏僻之地。外面的山形,狰狞恐怖。连我都怕了起来。我们俩当然只开一个房间了。为省钱。她就对我说,你快过来,我好怕。我于是到她床上了。我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摸住她的手,温热温热的。我把手放到她胸口边儿上,在那儿,已经有一点点小坡度。她没移开。
      她突然说,如果在荒山野岭,非常恶劣的环境下,比如需要抱团取暖,是不是男人和女人发生点什么事,是可以原谅的?
      我当然明白她说的将要发生点事,是指什么。大嫂,我想你很久了!我突然用唇咬住她的唇。身子压上去,把我的胸脯,帖在她起伏的胸脯上。那是多么柔,多么软的两团。在窗外照进来的月光之下,白晰,柔和。乳头坚挺。我用嘴去吻。她捧住我的脸,象在奶孩子。我手伸到了她大腿上,我摸到了她的丛林。继而我摸到了湿漉的洞口。我手在阴道口的弹跳和进出,把她送入迷幻之地。
      “操我!操我!”她急不可耐。我把颤动的龟头,往这个女人的三角地带顶去,向着洞口,在她手的亲自引导之下,“吱”地,日入!日,不是操,我只是屄中插入一根,我没用力。我在试探@。可是她说“操我”。叫我用力的意思。是你说的,我不管了。我操! 这一操,她竟喊叫起来。是叫床的喊声。我操!我操!我要把你顶进天堂!感觉到精虫在爬行。象要走出来。嫂子,这样可能不行,我想射!她竟不管我,按住我的屁股,恨恨地几下往下压。嗞嗞嗞,精水便狂野地奔嫂子的屄洞里去了。
      这是我日的除老婆外的第二个屄。似乎还没比较出两个屄的差别,就稀里糊涂地射了。好在她也高潮到了。只可怜床单被淫水浸透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语无伦次。爬上去又想操,奇怪的是,竟有操成了。龟头在温润的阴道里,如此快活,慢慢肿大。竟又日了一个回合。
      “大扫”从此归我。但也不归我。在我插入她体内的时候,我有了一个不该有的快乐。此一刻,我们等得太久太久。大扫哭得唏里哗啦。她说我这辈子,好累。你大哥一点不晓得心疼人。不象你。
      那一夜,我们走进了天堂。醒来后,我们回到了地狱。
      她说昨天发生的事是在特殊情况下的,回去后你还是当你的女婿,我当我的嫂。这还是我第一次她说是我的嫂,之前她都说自己是“大扫”。

后记:
        说正事的时候,她还是大嫂,不是大扫。男女那点事,就象是潘多拉魔盒,打得开却是很难关得上的。那时和大嫂在一起的机会多,找个地方满足下彼此,不是特别难的事。实在没地方了,我们就夜游荒山,找个日屄的地方,总还是有的。当然她有住处,我也有住处,但是避免去住地。因为此事如败露,事情非同小可。广岛原子弹的当量,算是低的了。后来的后来,我调去老婆的城市,而她生育两子。各自忙生活去了。偶尔我要回去,我就打电话给她,嫂子,我今晚回来。她自会备上最好的菜等我。大哥只当老婆贤惠,哪会想到我们有一腿呢?
      她和大哥经常吵,有时还很凶。一闹就要离婚。有次是深夜跑到民政部门口等开门离婚。但最后都不了了之。而我和老婆,并没有闹出大动作,却实实在在地离了。当她听到我们离婚的消息时,我们已扯离婚证两月有余。她对我说,男人就是好,喊离就离了。我想离,想了二十年,从少女想成了老太婆,可还是离不成!
      一声叹息。